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团长”喊你买菜了! 数字经济下 你家“菜篮子”升级了吗?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0-12-11    作者:兰州新闻网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时下,互联网的触角延伸到了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菜篮子”同样不例外。尤其今年以来,在疫情的催化下,社区团购模式异常火爆。在美团、拼多多、滴滴、橙心优选等一批社区团购“玩家”集体上演“兰州行”的背景下,“菜篮子”随之升级。你仅需打开手机下单,然后选择离家.近的自提点取货,买菜和日用品的事儿“团长”便帮你一站式搞定。

“这是我今天下的单子,100克香菜1.29元、300克菠菜2.58元、250克生姜3.99元、800克番瓜3.99元、400克豆腐2.89元,合计14.74元。晚上下班接孩子回家,只需在楼下小卖部自提就可以了。”雁滩高新路一居民家属院内,开朗的市民刘先生打开手机,愉快地与记者分享了当天8时36分的团购订单。他告诉记者,以前买一盒30个装鸡蛋花费18元,还要一路提着走回家,通过网购平台只需11元。社区团购非常适合有孩子的上班族,压缩出来的时间可以用来陪孩子学习。

社区团购经济省时

不少消费者乐在其中

为刘先生提供服务的正是小区内一家超市的店主刘女士,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刘团长”。现在,她是正大优鲜、多多买菜、瑞特购、美团优选四家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每天的生活已形成定式,早起转发平台优惠信息至朋友圈和微信群,下午四时坐收各大平台打包好的货,然后整理货架,等着团购用户取货。完成了整个流程,就能享受群裂变带来的收益。

“坦率地说,..次接触社区团购确实是被意想不到的价格所吸引,平台每天都会有限时秒杀和爆品推荐。我买过1.99元一瓶的康师傅红茶、5毛钱一袋的食盐、3.99元一斤的生鸡上腿肉,甚至不到6元钱两斤的鸡蛋,参与的平台多了自然多了对比,有些平台虽然价格低但包装简单,菜品一般,用一次就不想用了。”市民魏红告诉记者,自己前后尝试用过五个平台购买生鲜,每周使用频率两到三次。经过筛选,她.终确定了一家自带实体店的平台,虽然价格稍高,但包装精致且品质有保障。

记者就社区团购随机采访中,也有市民因为不愉快的网购经历而不愿继续尝试这种购物方式。“我家楼下的小卖部门口长期摆放着长桌,一些人下班后报出名字就能取菜。为了参与6元钱买两斤鸡蛋的团购,一时心热的我特意查询了平台所提供的自提点位置,几乎涵盖了父母小区楼下所有的超市,于是就尝试着给买了牛奶、水果等。原本想取菜流程肯定很通畅,可没想到父母次日去取被告知鸡蛋忘记配送了要等几天,还需要和我联系在网上和商家沟通。可事实上,我通过平台电话联系了‘团长’后一连等了好几天都没有音讯,感觉很闹心。”市民黄女士告诉记者,随后她还专门到自提点当面和“团长”沟通过,当时“团长”在一堆打印好的订单里搜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只得又留下电话等确认后再联系。可一周过去了,直到现在漏发的鸡蛋都没有补上。

店主变身“团长”

成平台与用户间的纽带

说到时下热门的“团长”,高新路一居民区的小卖部老板刘女士深有感触。她告诉记者,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除了经营小卖部生意,还会成为几个电商平台的“团长”。“.早接触社区团购是在疫情期间。当时,小区封了,住户购物渠道受阻,团购正好解决了大家头疼的购物问题。持续一段时间后,小区里年轻人对社区团购的接受认可度非常高,再加上平台每天的生鲜秒杀价比市场上便宜不少,还吸引了不少小区里的中老年人加入。”刘女士告诉记者,很看好这种销售新模式,商家可以减少仓储和配送成本,对消费者来说既方便省心,又经济实惠。

社区团购其实是通过互联网将一些零散的消费匹配后集合成一个团购的概念。“团长”是平台与用户之间的连接,也是社区团购的核心,而微信群是“团长”的核心资源,既可以通过微信群与用户交流,也可以通过微信重点推广某些商品。

但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店主变身“团长”后并非轻松到坐等收益那样简单。除每天固定发送推介信息外,也要承担整理货物、沟通售后等工作。“‘团长’起到连接平台和消费者的纽带作用,需要自己搭建微信群,然后有技巧地引导消费者下单购买,想要促成更多的订单达成,要有很强的社区搭建能力才行。”一家团购平台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靠做专职‘团长’赚钱肯定不行,我有自己的小卖部,社区团购只是我附带的一块儿。现在代理的四个平台每月会带来一两千元左右的收入,也就是个操心费。现在生意不好做,这笔额外的收入可以用来冲抵每月的房租,何乐而不为?”雁园路一家小店老板告诉记者,“低价..是消费者通过社区团购购物的.大原因,生鲜、日化这类价格弹性较高的品类.受青睐。现在平台竞争这么激烈,都在争抢客源,每天抛出的超低折扣怎么会有不下单的理由呢?”

社区团购发展迅速

有些“团长”坐不住了!

采访中,记者遇到一家平台的业务员。闲聊中告诉记者,他们在做推广时,青睐有“特殊”身份的人。“特殊”身份指的是在社区内拥有自营便利门店,或是在家全职带孩子的宝妈。因为他们除了有空闲的时间外,对社区人群的消费习惯和消费水平相对熟悉。因此一来,能在微信群里高效地完成导购工作,然后拿到收益。

可做“团长”真的那么容易吗?雁滩工业城附近一家社区蔬菜店老板苦笑着告诉记者:“我的店在小区入口,做了几年下来客源很稳定,.近做了不到一个月‘团长’说真的想退出了。住户通过社区团购买的水果和蔬菜,这和我店里的品类雷同。你看看,我的店本来就不大,自己的货品都已摆得满满当当,再加上每天平台送来的货,有时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看着都心烦。订单量达不到的话,收益就少得可怜,要是再遇上几个退换货的就更麻烦了,会影响店里的生意。”

采访中,也有不少店主和商贩对社区团购这种流行的购物方式表现出了担忧。“我的店新开没一周,需要客流。当时同意当‘团长’,是考虑到平台下单的住户自提的时能进店看看我的商品,然后通过感受我们的服务.终成为店里的常客。虽说电商会给一定的佣金,但现在哪个小卖部的店主不是一两家平台的‘团长’,既然大家都是‘团长’,那这个‘团长’又有什么含金量?”说着,老板言语中带着些许无奈。他告诉记者,实体店必须做出自己的特色才有饭吃,而团购平台补贴不可能长久维系,现在店里每单收取的佣金,很可能就是未来的关门遣散费。

新业态催化行业洗牌

小商家生存面临考验

“社区电商是各种团购买菜的APP,通过团购发展客户的一种消费方式。它首先满足的是老百姓升级的饮食刚需,因此各大平台在下沉市场中能够快速崛起,并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想要真正做好社区电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需要各个环节的参与,在产品品质、完善供应链、满足消费者使用体验等方面下功夫,才能避免‘短命’的命运。”兰州大学经济学院社会与经济发展评价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表示,对于一座城市来说,遍布城市各处的小店是社会的毛细血管。每座城市的菜市场是.接地气的地方,能听到嘈杂的叫卖和讨价还价声,能看到蔬菜里的露水和泥巴、连着的枝叶的水果、活蹦乱跳的鱼虾。但不可否认的是,新业态在催化行业洗牌的同时,一旦形成资源垄断,那么会降低消费者逛超市、逛市场的频次,原有的农贸市场体系就会受到冲击,而市场上的小商家则要面临更多考验。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薛晓霞 文/图